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罗中党建 >> 名师档案 >> 正文
蒋国珍的事迹
[来源:罗坊中学 | 作者:广州网域高科 | 日期:2010年11月29日 | 浏览1534 次] 字体:[ ]

 

蒋国珍是新余家喻户晓的“名人”:今年80岁的他,是渝水区罗坊镇一名小学离休教师。30年来,他资助、奖励学生达2万人,累计金额20余万元,超过他离休工资的总和。他个人生活却过得异常节俭,甚至连开荒种地所得的收入,也被其“挪用”于资助学生。

  倾其所有,捐资助学,自己却过着“苦行僧”般的生活,是什么理想和信念支持他数十年如一日乐此不疲?他终生未婚,无儿无女,却把火热的爱撒向诸多素昧平生的孩子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胸怀和境界?他对生活真的一点要求都没有吗?他到底图的是什么?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一行先后多次前往罗坊,通过采访蒋国珍本人、受过他资助的学生、家长及其亲人、朋友,力求还原一个真实的、有血有肉的蒋国珍。

一个倾其所有捐资助学的教师

  蒋国珍1930年出生于渝水区罗坊镇蒋家村,师范学历,参过军、打过仗。解放后,他先后在新干县城关区政府、新干县公安局、南昌地委宣传部、铜鼓县政府等政府机关工作。1953年,因当地小学教师严重缺乏,蒋国珍被组织派遣到铜鼓县三都小学代教,他是教学上的多面手,先后教过语文、数学等多个学科,不管教什么学科都尽心尽力。他思维敏捷、说话风趣幽默,能写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和钢笔字,颇受学生的欢迎。

  1957年,由于历史原因,蒋国珍被错误划为右派,直到1979年才得以平反。在常人看来,20多年的不公正遭遇一定会让他牢骚满腹,可平反后他的第一个举动,就是将国家补发给他的22年共计9600元工资,一次性捐给希望工程。9600元,在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

  1983年,蒋国珍正式从罗坊镇六元小学教师岗位退下来。从此,他把全部精力和心血都用在捐资助学上,并经常应邀到新余各地中小学以及师范院校为学生讲课,26年风雨无阻,从未间断过。“退休了,有时间了,我觉得自己应该发挥余热,为党为人民为孩子做点事情”。

  一开始,蒋国珍主要是资助因家庭贫困而面临辍学的学生。近年来,随着经济发展以及农村义务教育免除学杂费,上不起学的贫困学生越来越少,蒋国珍转而奖励品学兼优的学生,他先后在下山桥中学(2003年并入罗坊中学)、罗坊中学、下山桥小学、罗坊希望小学等学校设立奖学金,并通过罗坊镇关工委等单位对贫困学生进行捐助。

  下山桥小学教务处主任欧阳旭告诉记者:“1989年,我在下山桥中学读初中的时候,就常常看到蒋老师一蛇皮袋一蛇皮袋地往学校送教辅书,每个学期要送400500本左右。在那个年代,大部分学生买不起教辅书,所以每次蒋老师一到学校,就有很多学生围上去‘抢’书。”“不要把答案直接写在书本上,用练习本做完后,把书传给其它同学。”这是蒋国珍对同学们提出的惟一要求。欧阳旭还记得,1993-1996年在新余师范读书期间,学校多次邀请蒋国珍前来授课,欧阳旭每次都会去听:“蒋老师给我们讲做人的道理,教育我们毕业后如何教书育人,对我的启发很大。”师范毕业后,欧阳旭也成为一名光荣的小学教师。2006年,当他调到新成立的下山桥小学担任教务处主任时,他首先想到邀请蒋国珍到学校给学生讲思想品德课。没想到蒋国珍不但满口答应,还主动提出要在下山桥小学设立优秀学生奖学金。近4年来,蒋国珍多次到下山桥小学为学生讲课,并拿出6000余元用于奖励优秀学生,受奖励的学生超过500人。

  1995年,65岁的蒋国珍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他说,他早就盼望成为党的一员,尽管以前被打成右派,不敢向党组织申请,但他一直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。1997年,他激动地站在党旗下宣誓入党。面对鲜红的党旗,蒋国珍热血沸腾:“入了党,我就是党的人了,今后我要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党的事业!”

   “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。蒋国珍几十年如一日关心孩子、情系教育,精神难能可贵,品格堪称伟大。如果所有党员干部都能像他这样,我们的社会一定会更加和谐,我们的国家一定会更加富强。”现年73岁的罗坊镇关工委专职副主任宋连根说。

一个习惯省吃俭用的老人

  蒋家村的干部说,按人均计算,蒋国珍是村里收入最高的。他不仅能按月领到2300余元离休工资,还四处开荒种植红薯、黄豆、花生、芝麻等农产品。据原下山桥中学治保主任彭郁清透露,蒋国珍种庄稼、打草鞋都是一把好手,他用稻草和破布编织的草鞋,结实又漂亮,看过的人都羡慕他有一双巧手。他种菜不浇化肥不打农药,从学校厕所挑粪便当肥料,多年来帮学校省了一大笔清理厕所的人工费,种出来的红薯最大的有2斤多重,去年仅卖芝麻一项的收入就达700多元。

  尽管收入很高,蒋国珍却过着常人难以想像的生活:离休26年来,他一直住在父母留给他的一间旧土房里,一张破旧不堪的老床,两床旧棉被,一张旧书桌,几条旧板凳,一排装满红薯干的土陶罐,一个用砖头砌成的燃柴式灶台就是他的全部家当。

  他穿的几乎全是“新三年、旧三年、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旧衣服,实在不合身或是破得太厉害的,他就自己动手拆改,常常不是裤腿短两寸,就是衣服两个袖子的颜色不一样。

  他最常吃的是红薯和大米煮成的混合饭,早上煮好放在稻草堆里保温,中午和晚上都不用生火做饭。红薯是个好东西,但吃多了容易胀气。由于长年吃红薯,蒋国珍的脸有时会浮肿,不了解实情的人还以为他在发福。今年端午节前夕,蒋国珍就因为吃了发芽的红薯,造成食物中毒,在罗坊镇中心卫生院挂了10天吊针才痊愈,让关心他的人着实捏了一把冷汗。病一好他又活跃在田间地头。

  他坚信“一个鸡蛋一块豆腐”能满足人体每天所需的营养,也常常对那些来看望他的上级领导说自己每天吃一个鸡蛋一块豆腐。但实际上他极少买油盐,平时基本不炒菜吃,更别提每天吃个鸡蛋和一块豆腐了。有熟知他的人问他为什么撒谎,他带着孩童般的顽皮神情说:“豆腐和鸡蛋虽然好,但天天吃也不行。我这样不是挺好吗,你们不要总惦记我的吃穿。”

  他喜欢吃鱼,认为吃鱼能让大脑变聪明。但为了省钱,他总是挑最便宜的鱼买。偶尔改善生活,他便到罗坊集镇上买三四条二两来重的鲢鱼煮着吃。由于家里离集镇较远,不便常去,蒋国珍就买点干鱼存放在家里。

   他喜欢读书、看报,《求是》杂志是他最喜爱的刊物,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江西日报》、《新余日报》、《半月谈》等党报党刊也是他了解国内国际形势的重要窗口。为此,他常常利用到学校讲课的机会,借上一堆书报,用蛇皮袋扛回家慢慢看。

  其实,蒋国珍几十年如一日过着这种异常节俭的生活,不仅仅是为了节省每一分钱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,更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。也正因为如此,蒋国珍从不要求别人像他一样活着。

  有时候在外面开会或讲课,中午大家一起吃工作餐,碰上他平时从来不舍得买的猪肉、牛肉,他也会稍微吃一点。他说:“大家一起吃我不反对。如果单做给我一个人吃,我就不答应。吃完后有剩下的,如果大家都不要,我打包回家也是可以的,不能浪费。”

  受过他资助的学生带着礼物来看望他,十有八九自讨没趣,往往被他骂回去:“你们不要来看我,如果有这个能力就去帮助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。”也有个别学生受过他资助后音讯全无,蒋国珍毫不介意:“他们有自己的生活,工作也很忙。我资助他们从来就没指望要回报。”

  在64岁的罗坊镇大路村村民廖顺根眼里,蒋国珍是他全家的大恩人。2005年,女儿廖红梅考上大学却交不起昂贵的学费,是蒋国珍主动与他联系,承担起女儿大学三年21000余元学杂费。2007年,廖红梅获得5000元国家奖学金,蒋国珍知道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,在学费之外又追加2000元作为鼓励。如今,大学毕业的廖红梅已经在深圳罗湖区一家外贸公司工作。在记者电话采访廖红梅时,电话那头的她动情地说:“如果没有蒋老师,我根本不可能上大学。我很感激他,同时也很难过,因为他对自己太苛刻了。”


责任编辑:admin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
更多..·相关评论
    ·暂无相关评论
用户名: 游客: 电子邮件: 游客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(100字以内)